剑图报道

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80.3%

来源:系统管理员 | 时间:2018-05-15 17:06:25 | 浏览:loading

2_副本_副本.gif


转自“中青在线”网


4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了2017年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国民阅读调查已经进行了15次,我国国民阅读情况呈现怎样的变化?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研究员魏玉山。


阅读是文学素养的重要体现


中国青年报:回顾历年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您感觉有什么变化?


魏玉山:变化很大。第一,党和政府对阅读的重视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2006年,中宣部等部门发动了一个全民阅读的倡议,自此,每年地方政府才组织开展阅读活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都提到了“全民阅读”。


第二,相关法律越来越完善。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以及即将出台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第三,数字阅读取得了很大的发展。2008年,我们第一次统计的数字化阅读率为24.5%,2017年已经达到73.0%。数字阅读在形式、介质上也呈现多元化。其他媒介阅读的情况,纸质图书阅读呈现“U”形变化,在2005年达到了谷底,40.0%的水平,2006年开始回升;报纸和期刊均走了下行线。图书的阅读量近几年变化不大,基本在人均5本左右。


中国青年报:报告显示,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80.3%,您认为这个水平如何?


魏玉山:2008年我们提出“综合阅读率”这项指标,当时的水平是69.7%。整体来看它是稳定增长的。虽然数据增长不快,但我国人口基数较大,且已增长到近14亿人口,其实阅读人群是扩大了很多的。


我认为,“综合阅读率”指标的增长本身就有“天花板”,可能当下的80.3%综合阅读率就已经接近上限了。因为总有一部分人什么也不看或不喜欢看,还有一些人因身体情况不能看书。我们的目标是让有阅读能力的人尽量多地去阅读。


中国青年报:与其他国家比,我国推动全民阅读难度更大吗?


魏玉山:是的,我国国民整体阅读率提升较缓慢。这与我国人均GDP的增长是一个道理。我们国家近些年发展非常快,但与发达国家比人均GDP仍较低。我们要看到这个差距和客观情况,把推动全民阅读作为一个长期战略。国家一直在提倡文学素养的培养,其实阅读就是文学素养的一个重要体现。“全民阅读”已经被写入国家的“十三五”规划,全民阅读此后都会是我国的重要战略。


中国青年报:这次报告首次发布阅读指数报告,研究团队是怎样选择相关指标的?


魏玉山:我们一开始考虑了很多指标,但一些操作起来难度很大。根据数据重要性、可获取性,我们结合实际情况进行了筛选。比如公共图书馆,比较好获得的是其数量,而面积、藏书量、开馆时长、每年购书经费、每天进馆人数、每天借阅数这些指标很难获得。尤其是基层的、基础设施不完备的图书馆,一些数据获取难度非常大。又比如,一个省的居民购书量,要考虑实体书店,也要考虑网店,同时销售量中还有可能包含了区域外购买。所以,我们是根据现有条件让指标尽量全面、让指标体系更科学。


我希望培养农村的阅读推广队伍


中国青年报:数字阅读率上升较快,您认为应该如何引导其发展?


魏玉山:数字阅读对提高整体阅读率、阅读量有重要作用。数字阅读的3个核心要素是内容、平台和终端。平台是连接内容和读者的关键环节,对于数字阅读的推广非常重要,无论是政府管理部门,还是文化企业,都要在平台建设上发力。现在数字阅读平台非常多,一些平台提供的内容格调不高、质量不高。虽然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去读严肃的学术著作,但平台还是要尽可能多提供更加积极、健康、向上和乐观的作品。


出版单位应在数字化阅读平台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目前的数字平台很大一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原创。网络文学是发展非常迅速的一种文学形态,也是一种文化产业现象,但其中一些存在水平不高、内容低俗等问题。这些不好的内容有时在数字平台上甚至占大部分,让一些好的作品和内容没办法被推送到平台显著位置。


中国青年报:报告显示,我国农村居民阅读情况较城镇居民还有一定差距,农村阅读推广存在什么困难?


魏玉山:目前在农村做阅读推广活动难度很大。第一,农村人口比较分散,基础设施比较薄弱。第二,阅读需要一定资金和时间,但在村民中,特别是在农村青年当中,这两点都还欠缺。青年是阅读的主力,但农村青年大多外出谋生,导致了农村整体阅读程度和城市之间有较大差距。


这次调查的发现也提示我们,未来阅读推广活动要一步一步地向农村延伸,把阅读推广活动有步骤、有计划地向基层转移。比如在北京等大城市,就可以将阅读活动向区县转移。


中国青年报:农村阅读推广方面还需要哪些努力?


魏玉山:农村其实是有阅读需求的,现在很多农村地区有农家书屋,但书屋管理者对阅读推广活动的理解、重视度不够。我希望能培养农村的阅读推广队伍。现在农村地区的家长普遍开始重视孩子的阅读了,如果通过学校老师、回乡的大学生,将课外班和阅读结合起来,把技能学习和阅读学习相结合,将会产生很大影响。


农家书屋使用效果不好,主要原因在于农家书屋的管理员队伍没有整体的政策安排、统一的资金保障。现在的农家书屋管理员队伍大致分为这样几类:一类是由乡村的官员兼职担任,如书记、村长或大学生村官;一类是是由一些乡村的热心人士负责,比如退休回乡的职工;还有一类,是将农村书屋管理员和残疾人就业相结合。


我前年到英国北部城市斯德灵做全民阅读调查。我去的社区大约有2000人,整体人口规模和我国一些农村差不多,书屋有300~400平方米,有固定的5名书屋图书管理员,两班倒,24小时全天开放,完全依靠财政投入。这个书屋的运营就非常成熟了。因此,我认为我国需要在农村书屋的运营上做一些投入。我们要对“软环境”的建设更加重视,否则农村书屋建起来但利用效果不佳,也是一种资源浪费。


家长一定要在阅读方面给孩子做出榜样


中国青年报:您认为青少年人群的阅读应该被放在一个怎样的位置?


魏玉山: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他们的阅读非常重要。国家的发展取决于青少年,取决于他们的自我学习能力,而自我学习能力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阅读。也因此很多国家将青少年阅读作为一个与教育同等重要的事项来对待。


中国青年报: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0-8周岁儿童人均图书阅读量比2016年略有下降,您认为这个年龄段孩子的阅读兴趣该如何培养?


魏玉山:0~8周岁是孩子的阅读习惯、阅读能力培养的关键时期。都说“三岁看老”,在8岁开始培养可能就已经晚了。只有在小时候养成看书的习惯,以后才会主动找书、看书。


这个阶段孩子的阅读习惯的养成,受家长的影响非常大。他们这时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与家长相处。如果家长一直看手机、玩游戏、玩电脑甚至打麻将,却让孩子看书,孩子自己心理也不会平衡。更有家长直接给孩子玩电子产品,避免自己被打扰。


上周我去青岛出差,和一个公益阅读组织负责人聊天时,对方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个女孩父母从小不在身边,与爷爷生活。她爷爷经常躺在沙发上看报纸,而她就在旁边写作业。等她考上了大学,一次回到家才发现,原来她的爷爷根本不识字。爷爷是为了让她安安静静地学习、看书才这样做。所以,家长的行为和阅读习惯,对孩子阅读环境的营造很关键。我认为,家长一定要在阅读方面给孩子做出榜样,不然孩子的阅读习惯养成会很难。


QQ图片20171222083037.jpg